广东首次公布五大都市圈空间规划指引 深圳都市圈有了交通、产业指引
广东

广东首次公布五大都市圈空间规划指引 深圳都市圈有了交通、产业指引

广东首次公布五大都市圈空间规划指引,深圳都市圈有了交通、产业指引

8月5日,广东省自然资源厅正式公布了《广东省都市圈国土空间规划协调指引》(以下简称《指引》),这也是广东五大都市圈首次明确了产业、交通、公服等方面的指引要求。

图片

我们可以注意到,《指引》对各大都市圈的聚焦范围与广东“十四五”规划中划定的范围并不完全重合。比如根据《指引》,深圳都市圈聚焦深圳市(含深汕合作区)、东莞市全域,以及惠州市的惠城区、惠阳区、惠东县、博罗县。比在广东“十四五”规划中更聚焦、更“瘦身”。

此前《指引》发布后曾有媒体解读为广州都市圈、深圳都市圈等范围有所“缩小”。据了解,已有官方权威信息对此回应称:“文件中提到‘都市圈’,是为了指出都市圈内需要重点协调的空间范围,并非对这五大‘都市圈’范围的重新划定”。根据广东省自然资源厅有关负责人的说法,该份文件更多是从空间联系的角度出发,提醒各地在编制国土空间规划时,要更加注重协调临近区域资源。

01

《指引》提出五大都市圈聚焦范围

《指引》提出,根据人口、用地、设施关联、生态连通、空间治理等因素综合识别各都市圈在国土空间规划中需要重点协调的地域空间范围。据此,《指引》对广东五大都市圈的聚焦范围是——

广州都市圈聚焦广州市、佛山市全域,以及肇庆市的端州区、鼎湖区、高要区、四会市,清远市的清城区、清新区、佛冈县:

图片

深圳都市圈聚焦深圳市(含深汕合作区)、东莞市全域,以及惠州市的惠城区、惠阳区、惠东县、博罗县:

图片

珠西都市圈聚焦珠海、中山、江门三市全域:

图片

汕潮揭都市圈聚焦汕头、潮州、揭阳三市全域:

图片

湛茂都市圈聚焦湛江、茂名两市全域:

图片

02

深圳都市圈首次有了交通产业公服指引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指引》中首次明确提出了各个都市圈在交通系统、公服设施、产业等方面的协调指引。

在深圳都市圈的空间格局方面,《指引》提出,深圳都市圈要形成“多中心分布式”的空间拓展模式,其核心是打造关键廊道和枢纽节点,通过增强城市边界地区资源要素的共享互通,满足都市圈复杂的功能供给需求,和广州都市圈共同支撑“黄金内湾”建设。为此,深圳都市圈构筑“一主两副七廊多节点”的多中心分布式结构。

在深圳都市圈的交通指引方面,提出构筑三横四纵的综合交通网络格局。依托以高速铁路、城际铁路、市域(郊)快线组成的七条复合交通走廊,串联“一主两副”外的重大湾区级功能节点,发挥“分布式”布局优势。

“三横”:

第一圈层以深圳轨道 2、 5 号线所形成的环线与深珠通道-南坪高速-盐排高速形成的综合交通走廊为一横,是串联深圳都会核心区核心功能与疏解过境交通的主要通道。

第二圈层以深圳轨道 18 号线快线与深圳外环高速形成的综合交通走廊为二横,是串联深圳外围 5 个新城与重点平台的主要交通通道。

第三圈层则以中南虎城际(规划)与常虎高速延长线-佛莞高速形成的综合交通走廊,是串联东莞南部九镇的主要交通通道。

“四纵”:

自西向东分别是西部沿海走廊、中部隧洞走廊、东部谷地走廊和东部盆地走廊。

西部沿海走廊是以深圳 20 号市域快线和穗莞深城际为支撑,结合原有的莞太路、广深高速、沿江高速形成复合交通走廊,串联深圳中心区-宝安-滨海湾。

中部隧洞走廊由于山脉宽度的影响,该地区传统的道路通道较少,基本形成以南光-龙大高速、深圳 13 号市域快线(规划)、深莞增城际(规划)的复合走廊,串联深圳中心区-光明-松山湖。

中部谷地走廊是结合石马河谷地形,利用现状广九铁路、东深公路,叠加常龙城际(规划)和深圳 22 号线形成的复合走廊,串联深圳中心区-龙华-东莞东南板块。

东部盆地走廊由于莲花山脉两支形成长度超过 10 公里的山脉阻隔,轨道通道有限,依托深汕高速、深汕高铁、深圳轨道交通 14 号线形成的渡河交通走廊,串联深圳中心区-龙岗 -惠阳。

图片

图片

在深圳都市圈的公共服务方面,《指引》提出构建“1+2+N”的深圳都市圈公共中心体系。

包括 1 个都市圈级公服主中心:由深圳主城区构成,协调联动香港北部都会区提供区域与都市圈级的公共服务功能,是国际交往与区域高等级公共服务集聚地区。

2 个都市圈级副中心:由东莞中心区和惠州中心区构成,提供地区性公共服务功能,是东莞、惠州两市文化、医疗、教育、体育资源最集中的地区。

N 个重点平台与区县公服中心:由原深圳特区外的宝安、光明、龙岗、大运等城市重点平台,东莞滨海湾、松山湖、东南板块和惠州惠阳、大亚湾、仲恺构成。

图片

在产业领域,《指引》提出以深莞惠中心区为核心,构建多中心的现代服务业体系。

沿走廊培育跨市域的产城融合节点。依托四大交通走廊与轴辐式枢纽体系,构建湾区级产业科技创新功能节点,沿深圳-东莞和深圳-惠州边界,自西向东构建湾区科创头部企业与现代服务业节点、国家综合性科学创新中心节点、湾区制造总部技术转换节点与湾区先进制造产城融合节点。

深圳会展海洋城-东莞滨海湾新区:国家现代服务业与头部企业节点。发挥临空向海的区位优势,统筹布局新一代信息技术、智能终端、海洋经济、总部经济、科技服务、高端商务、时尚创意等高端高新产业,形成高端产业与高品质都市空间协同发展的产业组团,加强与前海平台联动,共同打造国家现代服务业中心和头部企业总部基地。

松山湖科学城-光明科学城:国家综合性科学创新中心节点。松山湖科学城与光明科学城将围绕打造重大原始创新策源地、中试验证和成果转化基地、粤港澳合作创新共同体、体制机制创新综合试验区四大定位,联动滨海湾新区、西丽湖国际科教城、深港科技创新合作区,建设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原始创新高地和大湾区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先行启动区。

塘厦-平湖北/坂雪岗 -大运新城:湾区制造总部技术转换节点。依托深圳华为、富士康等制造业总部优势,开展“卡脖子”关键技术攻关,引领资源辐射,加强产业创新协同发展,围绕新一代电子信息产业、新材料及高端装备制造等产业方向,联动惠州仲恺、河源高新区,建设世界级战略性新兴产业基地。

坪山 -惠阳 -大亚湾:湾区先进制造产城融合节点。形成深惠融合发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先进制造业等工业 4.0 产业集聚地区以及世界级的高新技术产业策源地。依托坪山比亚迪、中芯国际等龙头企业,协同惠阳、大亚湾和深汕特别合作区,主要发展电子、汽车零部件等产业,形成区域协同、分工明确的空间产业链布局。

沿东莞-惠州边界,重点构建潼湖-常平智慧产业新城节点。把握潼湖生态智慧区和常平城市副中心,以建设智能制造高地和现代产业新城为目标,加快推动常平香港城、中韩(惠州)产业园起步区、潼湖科学城、东莞东站枢纽、银瓶高端装备产业基地等片区开发建设,构筑支撑莞惠产业发展的重要脊梁。

值得注意的是,《指引》中深圳都市圈的规划布局多次提及联动、对接香港。例如在公共设施领域:构建“1+2+N”的深圳都市圈公共中心体系。其中的1 个都市圈级公服主中心,就是由深圳主城区构成,协调联动香港北部都会区提供区域与都市圈级的公共服务功能,是国际交往与区域高等级公共服务集聚地区。

在产业领域,《指引》提出积极对接香港北部都会区发展策略,充分发挥深圳、香港金融服务和专业产业服务优势,以深圳前海、福田、罗湖、南山为主中心,东莞和惠州主城为副中心,形成金融服务、生产性服务、商业商务等现代服务业体系,持续推动制造业集群、科技创新平台和现代服务中心深化合作,通过区域协同、分工明确的产业体系布局促进价值链整体跃升。

来源:深政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