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聊:年轻人“脱单难、婚恋难” 应鼓励差异化创新
广东

爱聊:年轻人“脱单难、婚恋难” 应鼓励差异化创新

2021年07月09日 17:58:08
来源:凤凰网广东

7月6日,由爱聊科技主办的「网络社交新形态研讨会」在北京举行,本次圆桌论坛以“新局面,新需求,新社交”为主题,聚焦于当下年轻人社交需求的新变化和新趋势,汇聚了国内知名的专家、学者、资深产品人,共同探讨年轻人社交的发展方向。

随着社会节奏越来越快,目前中国的单身青年人口高达2.4亿人,独居的成年人口超过7700万人,“脱单难、婚恋难”业已成为备受关注的社会民生问题。在7月6日举行的圆桌论坛中,爱聊COO杨锦程应邀出席,从社会学的角度分享了单身人群的社交需求以及爱聊对于用户诉求的深刻理解。 同时出席圆桌会议的嘉宾还有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原院长黄卫平,微反应科学研究院院长姜振宇,著名评论人魏武挥,互联网行业专家、钛媒体COO马金男和知名心理情感专家于志凌女士。

当代年轻人的社交现状

人是一种社会性动物,和别人沟通、连接、互动属于天然的本能,但由于年轻人的工作强度越来越大、社交圈狭窄、不善言辞等,缺少足够的时间和机会进行社交,“单身青年”已经成为一种典型的社会现象。

比达咨询发布的《2020年度中国互联网婚恋交友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互联网婚恋交友行业的用户分布中,一二线城市用户的占比为69.9%,其中67.4%的用户单身的原因是“没有遇到合适的人”,45.2%的用户因为“社交圈小缺少异性朋友”,41.3%的用户选择“宅在家缺少社交活动”,也有36.8%的用户是因为“工作忙”。

会议上著名评论人,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M-LAB主任,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魏武挥提到:当你的微信只有一百个人的时候,你会感知这个世界很空虚,我经历过一百个人的微信,一百个人的时候朋友圈是什么状态,几乎是没有东西的。我们看到的所谓普通人,我相信他们在微信上的社交圈是两三百人,他要谈恋爱,他要婚姻,他们可能会为此付费,有的付费还很高。此外,于志凌女士表示付费是要分层的,每个人有各自不同的需求,有的人认识很多人,匹配度要求特别高,有些人认识的圈子没有开发,比如她认识的都是纺织厂的女工,或者美容店的女孩,对于她来说,认识其他人并付一点费,他们是可以接受的。

微反应科学研究院院长,最强大脑、非诚勿扰节目导师姜振宇从几个方面分析了大龄青年“脱单难”背后的原因,一是工作“忙”,二是生活圈“窄”,三是“怕”遇见错的人。而互联网跟软件是能够解决很大一部分需求的,因为互联网的核心特征是打破空间的限制,摊平时间的限制。姜振宇认为,每一家公司都有自己的使命,爱聊很真实,上面每一个人就是活生生的,爱聊就是要找真正想要谈恋爱和结婚的普通人,为他们提供服务和平台。

这种变化对互联网婚恋社交提出了新的需求,在爱聊COO杨锦程看来:“传统红娘牵线式的社交玩法已经不再适用,应该持续优化产品和功能玩法,不断丰富用户的互动沟通场景,帮助用户进一步增加社交的触点和效率。”

圆桌论坛中杨锦程还谈到:“很多年轻人已经出现了社恐的问题,再加上工作和生活的快节奏,宁愿把自己宅在家里也不愿意去社交。其实并不是年轻人不渴望社交,给自己贴上宅、社恐的标签来自嘲,这本身就是一种寻找同好的行为,宅在家里刷剧、打游戏,也是为了弥补情感上的缺失。”

互联网行业专家、钛媒体COO马金男表示国家也有很多相关的政策,但是在微观层面就是面临一个问题,问题就是年轻人,青年脱单难的问题。正如杨锦程所指出的:“不是现在的年轻人选择单身,而是社交环境对年轻人不够友好;不是现在的年轻人没时间交友,而是需要满足碎片化时间的社交产品;不是现在的年轻人有社交焦虑,而是用户需求和供给的错位。”

著名评论人魏武挥谈到,相对来说普通人的需求不是自己要求匹配的标准,容错度要非常低,因为他们找不到人,他们的交际圈较窄,那怎么办?首先是要扩展自己的朋友圈,需要把这个视野撑开。你愿不愿意到某个平台上花十块钱二十块钱认识更多人?用户的需求点在于他们要在这个地方打开他的视野,不同的人对于产品的需求点是不一样的。

破题婚恋社交的“顽疾”

年轻一代亟待满足的婚恋社交需求,为整个行业带来了新一轮的机遇和挑战。作为互联网时代的原住民,年轻人已经习惯于在线上交流结交新朋友,但有限的社交时间不应该浪费在无用社交中。在用户需求的强烈驱动下,精准匹配、高效脱单的社交平台,正在成为单身青年们的首选。

专注于真实社交的爱聊正是在这一背景下诞生。2017年7月爱聊APP正式上线,不到三年时间里就积累了超过7000万用户,其中2020年的用户增长超过100%。有别于传统形态的婚恋产品,爱聊认为“聊天是一切社交行为的开端”,并且和互联网上流行的免费策略不同,爱聊主打的是有爱的付费社交。

杨锦程对付费模式的正确性做出了解释:“陌生人在社交中的信息是不对等的,甚至可能出现一些虚假描述的情况。我们的思路是加强信息审核,同时给用户付费聊天的选择权,对自己的聊天对象进行一定的筛选。这样付费社交不仅提高了社交的门槛和效率,也代表了对话方的恳切态度。付费是一种需求关系的转化,一种寻找真爱的手段,并不是爱聊赖以生存的盈利模式。”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原院长黄卫平提到,费用就是成本,成本是怎么产生的,如果一个事物有有用性同时具备稀缺性,获得它一定就要有成本,比如说空气有用,你不稀缺,这个你不用付费;比如说水资源就不行,有用稀缺你就得付费。

用户彼此在一个平台上你见我,我见你,心平气和感情升温走到一起,找到对方本身对我来讲是有用的实际又是稀缺的,平台帮我撮合了这个事,这个经济学上是很简单的道理,如果这个东西有用不稀缺不会产生成本,如果有用又稀缺一定是要花钱的。

对于普通人来说让他们看见,让他们获得幸福,这特别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两个字“友善”。对那些没有被看见的人,给他们被看见的机会,然后给他们触碰到幸福的机会,并且认真的谈恋爱,这在现在相对比较浮躁的年代是很奢侈的事情。

据了解,和一些平台动辄几千元的会员费不同,爱聊平台上80%的充值低于100元,其中近20%的女性用户也选择充值付费。目前爱聊APP每日超过1000万的用户搭讪,超过9成的女性用户完成了真人认证,累计促成配对守护人数超过1000万。

监管层面需要疏堵结合

婚恋市场庞大的用户需求,也在某种程度上成了乱象滋生的温床,除了个别平台的乱收费、退款难等不良行为,还常常被贴上“网络诈骗”“杀猪盘”等负面标签,极大地影响了外界对婚恋市场的认知。

根据公安部门披露的信息,近几年破获的多起“杀猪盘”案件中,诈骗金额高达几十万、上百万元,甚至不少案件直接威胁伤害到用户的生命和健康,其中不少案件是由于不法分子利用了婚恋平台信息审核不严格的漏洞,假冒身份或者倒卖用户身份信息,寻找有婚恋需求的单身男女进行诈骗。

杨锦程将年轻人的社交需求细分为四个阶段,付费只是爱聊的切入口,平台将社交过程分为安全相识、关系破冰、感情升温、牵手奔现四个阶段。

其中最核心的就是安全牌,每一位新注册用户都要经过“系统+人工”双重认证机制筛查,此外还建立了严格的“先审后发”和“三重审核”机制,用户发布的内容首先通过AI智能排查+大数据识别,针对风险内容采取“人工7×24小时”无间断复审,一旦鉴别出欺诈、色情等敏感词,平台会对违规账号进行冻结,并对可能受害受骗用户进行风险提醒以及短信劝阻提醒,2020年至今已经冻结180万个违规账户。

杨锦程在圆桌论坛中解释道: “因为我们对安全真实的严格把关,很多用户愿意在我们的平台上付费,并没有因为我们的付费模式导致大量用户流失。目前我们平台上有着90%左右的回复率,而在其他平台上给十个人发消息,可能只有一两位回复。”

此外,杨锦程还积极向监管部门建言献策:“现在年轻人的婚恋问题已经相当突出,社会需要从不同的维度给年轻人搭建社交的桥梁。监管部门应该采取疏堵结合的方式,对涉黄、诈骗等灰色地带强化管理,降低或杜绝低俗信息的流通与传播,同时也要鼓励差异化的创新,为新平台提供创新成长的空间和机会。”

在脱单交友需求越来越迫切的局势下,社交市场需要不断创新,开拓新场景、增加新玩法,以满足用户愈加多元的需求。正如杨锦程所呼吁的:“社交市场特别是婚恋社交,应该去红娘化、去中介化,推崇为新时代年轻人量身定制的、满足业余时间紧张、唤醒社交欲望的新型社交。”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站转自其它媒体或企业宣传文章,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