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 白鹭坡书吧
广东

随笔 | 白鹭坡书吧

2021年05月28日 21:47:31
来源:凤凰网广东

文 | 南翔(教授,一级作家)

数月之前,我应邀在央视10套的“百家讲坛”讲一次深圳的阅读,特意提到深圳阅读风景中独特的一幕:简阅书吧。遍布深圳各区、街道、公园及商厦的简阅书吧已多达50余家,小则百余平米,大则一两千平米——如位于距市中心一两个小时车程之外的深汕特别合作区的书吧,宽敞而丰饶,几可与内地一些县地级城市的书店比之短长了。书吧如珠落玉盘,翠荫人家,承载了阅读、购书、交流、休闲、娱目等多种功能,在一个现代化都市匆匆的步履与林立的建筑群中,滋润、濡染、浇灌、培植……是不可替代的一种情感黏合、精神填充与生活化育。

随笔 | 白鹭坡书吧

因了各种讲座、评选等活动的缘故,我去过不少深圳的书吧,譬如我服务了20多年的深圳大学,坐落在南区夏筝楼里的简阅书吧累有三层,旧厂房改造的钢骨架结构,大小活动空间齐备舒适;又如傍着一泓浩瀚湖泊的人才书吧,三面环水,触目皆是水中倒映的葱绿,捧一本书坐下便呆呆地不愿离去;还如上步中路的长青书房,院内全是粗壮的白兰树,一年两季,花瓣簌簌而落,清香缤纷扑鼻。

最令我流连的是深圳湾公园的白鹭坡书吧。

2020年10月开业的白鹭坡书吧,算得是深圳简阅书吧中的小弟弟,开业时间晚,营业面积也不大,室内面积仅140平米,室外则有170平米,遮风蔽阳的三面各有廊庑或庭院,布有藤式桌椅,方便阅读者一卷在握,风声过耳;疲劳之余,驰目四望。

立夏之后的某个上午,我带两个朋友过来,虽然同在深圳居住若久,深圳湾滨海长廊皆不止来过一两次,他俩来白鹭坡书吧却是头一回。

书吧四周,坡地的绿草之上,丛簇着杜鹃花、凤仙花和鸡蛋花,观赏椰极少在深圳这座从亚热带向热带过渡的城市,爆冷结出一二椰果的惊喜,年平均气温“达标”才是赋予椰子挂果与否的决定因素。

大约上午潮水漫涌的缘故,白鹭坡的白鹭,尚止于屋后两三只栩栩如生的雕塑。浑黄的海水覆盖了各类水鸟也包括白鹭立足觅食的滩涂,白鹭已然藏身不远处的红树林了。林子里,草地上,却不乏蹦蹦跳跳与快步行走的鸟类。一身黑白相间长裙的红嘴蓝鹊,在凤凰树上探头探脑。树下草坪,一只成熟的黑领椋鸟,黑项白腹,眼圈儿鹅黄,一步一步像是小跑;它后面紧跟着一只团团绒绒的雏儿,走走停停,惹得它前面的那位父亲还是母亲,亦跑亦停,不忍将雏儿拉下太远。

进得书吧,小谢是一个熟面孔,我半年前应邀在罗湖书吧做讲座,小谢当时就是联系人。25岁的小谢是客家人,他告诉我,很喜爱书吧的工作,尤其像白鹭坡书吧这样风景如画的网红打卡点,更是难舍难弃。他在眼光伶俐地给读者推荐书刊的余暇,也手脚勤快地进出柜台冲泡茶饮。没有什么比喜爱,更能让人对一份魂牵梦绕的职业坚守如磐的了。

书吧四壁顶着天花板的书架,林林总总,插满文学艺术、人文社科类别的书籍。散落的座位,有一位30出头的小伙子,凝神电脑,如果不是在绞尽脑汁为某种资格考试备战,那就必定是在撰稿。一位肤如雪白的姑娘与一位面孔黧黑的小伙,相向而坐,桌前各有自己的学习用品,手中握着不一样的书籍。两人的目光偶一触及,那一种欲说还休的默契,那一道悄然生长的缱绻,那一份思重于言的砥砺,为寂静的书吧平添了一抹油画的质感。

随笔 | 白鹭坡书吧

落地玻璃窗外的一溜儿过道,都是单座,或读,或饮,或有所思——一位少妇便是如此,手边一杯果汁已经喝去大半,桌上并无书卷。少妇面朝大海,看到的不是春暖花开,而是灼灼日头被林荫果断逼退的气晕,看到的是近在咫尺以及远在一两千公尺之外的、两条弧形的海岸线。她的目光清澈又迷离。你不可肯定她此刻的心境,是散淡悠闲,还是略感忧伤?那一份不受至亲或友朋搅扰的宁静,很是恰切她此刻的孤独。

与小谢轻声闲聊中得知,与当下几乎所有实体书店相若,读书人永远比买书人多。

半是出于需要,半是对实体书店的襄助,我与朋友逛书店,鲜有空手而归的时候。此时我们仨,各挑了一本书结账。女士买了一本《日和手帖》,这是一本居家生活的崭新指南,里面的物品介绍,从挪威的三叶草凡士林,到日本的餐具套装,应有具有。男士买了一本美国科普作家阿克曼写的《鸟类的天赋》,说是里面的一句解读很快就吸引他了:“有许多鸟种都表现出令人印象深刻的智能。以喜鹊为例,它们认得出自己在镜子里的影像。”我买的一本是杨宪益的《译余偶拾》,这位95岁去世的著名翻译家,曾与自己的英伦爱侣戴乃迭合作翻译了包括《诗经》《楚辞》《红楼梦》等在内的古典名著,没有他俩,中国古典文学在世界传播的速度,注定会更慢更难。

出得门来,滨海长廊的东西两端,色彩澄明,历历如绘,西边是南山区一群错落跌宕的大厦,一弯跨海大桥,横卧在深港相连的海平面上;东边是福田区一大片影影绰绰却绿意盎然的红树林湿地,那是群鸟的归巢,也是城市之肾。

不是节假日——游客如织,也不是夜晚——健跑者如流。朗日照耀的一个上午,绿道坦荡,椰风细语,掩映在绿树丛中的白鹭坡书吧是一颗晶莹透亮、色泽分明的珍珠,走近它,依偎它,品味它,此其时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