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观新基建丨固高科技吕恕:“新基建”重质量而非速度,“新民生”是重点考虑内容
广东

凤观新基建丨固高科技吕恕:“新基建”重质量而非速度,“新民生”是重点考虑内容

2020年05月22日 15:14:09
来源:凤凰网广东综合

编者按:战“疫”硬仗还在继续,“疫”后引领经济复苏的集结号已经吹响。中央近期先后五次提到关键词——“新基建”,各地政府陆续发力,把“新基建”作为引领经济复苏的杀手锏。广东省2020年重点项目投资7000亿元,其中高铁、特高压、5G网络、新能源等新基建项目打头阵。

“新基建”是什么?新在哪里?如何帮助中国经济实现短期稳步增长和长期提升发展?在这一过程中,将会出现哪些新的产业机会?与之前的“旧基建”有什么区别和联系,有哪些规律和经验是值得借鉴的?凤凰网广东推出《新基建•新未来》系列访谈,对话专家学者、政府官员、湾区商会协会及企业家,全面解码“新基建”;共同探讨如何抓住“新基建”,引领“疫”后经济复苏和升级;帮助产业和企业拥抱“新基建”、发现新机遇、遇见新未来。

固高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固高科技”)成立于1999年,是亚太地区首家拥有自主知识产权,专业从事运动控制及其自动化核心技术研究与开发的高科技企业,是国内外智能仪器设备领域的重要领导企业之一。迄今,固高科技为70多个行业、4000余家客户和300多家系统集成商累计完成运动控制系统部署100余万套。本次对话,凤凰网广东访谈了固高科技副总经理吕恕。看看作为智能设备赛道的“老兵”,她是如何看待“新基建”的。

凤观新基建丨固高科技吕恕:“新基建”重质量而非速度,“新民生”是重点考虑内容

凤凰网广东:您如何看待国家现阶段提出的“新基建”?您认为与“旧基建”相比,“新基建”新在哪里?“新基建”和“新动能”是否有交集?

吕恕:首先,我认为“新基建”仍然是供给侧改革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为我们整个产业的升级改造赋能。从2019年我们整个国家GDP的数据来看,能发现中国的产业结构开始以服务业为发展导向。过去“铁公基”的消费增长对于经济的发展帮助已经不大了。所以我认为这个时间节点提出“新基建”,最直观的影响是刺激消费的增长,提高现阶段市场的活跃性,从而为各个企业树立信心。

另一方面,“新基建”能为智能制造、智慧城市等基础建设指出方向,促进经济更好更快地转型升级。以纺织业为例,传统的纺织行业细分离散的很厉害,在销售环节实现了互联网化,但是前端生产环节存在大量的积压库存和周转浪费。将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渗透进制造端,能将原材料供应、生产、仓储、物流、销售平台等环节一体打通,做到真正无人化的供应链。这样一来互联网的红利才能充分释放出来,为传统行业赋能。

另外,我认为“新民生”应该是“新基建”的一个主力内容。我们现在可以看到城市里面,过去提出了很多智慧城市的想法,但是它成功落地的不多,要么就是新投资建设的成本过高,要么就是过去的老旧设施需要更新换代的代价不小而效益又不高,那我们以什么方式去更新换代,就很需要去考量。比如说我们智慧环保、智慧楼宇、智慧物流、智慧能源等等,所有的智慧化进程追根溯源就是要提升老百姓生活在怎样的环境里会感觉到舒适,有更好的幸福感和获得感。

“新动能”这个概念在2018年就提出,但是没有明确的指向性,首先它是以投资科技型企业、技术为主, 鼓励企业以不同的方式拓展新的技术路线,深化企业在技术上和生态上的创新能力。而我们看到国家很多庞大的传统企业其实需要这样的创新技术提质增效,节能降耗,提高单位能源的GDP效益,这个是“新动能”核心内容。“新基建”正是“新动能”在基础建设和传统制造行业的具体落实,它们是相辅相成的。比如现在美国每个单位的能耗所产生的GDP效益是我们的两倍,就是因为企业能够主动去采取新技术来优化产业效率,用更少的能耗解决同样的问题,提质增效,是我们技术创新的终极方向。

凤凰网广东:请问固高科技属于“新基建”的哪个领域?主营业务是什么?

吕恕:固高在行业内已经耕耘了21年,属于“新基建”中提供智慧技术赋能平台的领域。我们以技术赋能为核心,遵循开放共享的理念,谋求与大产业链的协同。结合我们在各地方研究院体系,以创新创业的方式渗透到“新基建”的各个领域,包括智能制造、智慧环保、智慧城市、智慧农业、智慧建造、智慧物流、智慧交通、医疗大健康等等行业中一系列的细分场景。

目前我们的智能制造覆盖面非常宽泛,如数控机床、智能机器人、半导体封装、印刷、纺织、包装等,我们的核心业务就是利用技术平台赋能传统产业。我们将持续以工业芯片为核心,智能装备为抓手,通过智能终端广泛应用到各行各业的细分领域,来提升传统制造业整体的价值。

近几年,我们的技术不断从智能制造向其他领域扩展,主营业务分四大板块:首先是运动控制核心技术平台,这是公司发展的原动力,其次是新型智能装备,助力智能制造;另外两部分是正在崛起的智慧环保和固高一直坚持的以项目实践为主的教育培养。

凤凰网广东:此次,国家和地方政府加大“新基建”投资力度将给工业互联网行业带来哪些影响?

吕恕:我认为“新基建”的到来会带来很多利好。

首先,整个行业在“新基建”的浪潮下进行了一轮无偿的知识普及,之前很多人都不了解我们的创新技术、服务模式、以及平台赋能能够产生的效能,需要不断的宣传介绍。而“新基建”是国家提出的方针,很多不了解人工智能、大数据、传感控制的人也都了解了,可以说推广效果是非常显著的,一定程度上对我们深化智能技术的应用是个很好的帮助。

另外,用“新基建”来引领工业物联网的发展,能够减轻各行各业无人化改造的成本。如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运用到传统制造业上,能减少整个产线的综合成本,为他们后续产能和质量提升提供大量的增值空间。

将可重构、模块化、柔性生产和产品定义的方式带入更多产业的视野,对于整个社会而言也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它能很大程度减少浪费,提高我们单位能源的GDP效益,进而将智慧城市、智慧环保、基础建设贯穿起来,更好地改善人居环境,达到“新民生”的效果。

凤凰网广东:您认为,“新基建”的发展目前存在哪些制约因素,应该如何去进行突破?

吕恕:在“新基建”浪潮下,我认为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需要注意,我们应该注重经济发展的质量,而不是经济发展的速度。即不能简单追求GDP,而应该追求高质量、高效益的GDP。

新技术往往无法在短期内实现巨大的商业经济价值,所以仅仅靠短期的快速投资是没有办法实现的。在今年疫情的影响下,我们工业基础的薄弱环节已经充分暴露出来,虽然已经有一个比较完整的供应制造体系,但在关键节点上、制造技术上并没有实现自主可控,这点需要国家层面、企业层面、社会资本层面高度认同。必须补这个短板,短板不补,“新基建”没有办法起到带动作用。

另外,要防止热钱的涌入。前几年已经出现了很多这样的问题,包括数控行业之所以下滑,跟热钱涌入也有很大的关系。要避免纯粹以金融的方式、互联网的方式来发展我们的制造业、工业和科技行业。而应该给企业提供真正的研发创新环境,这需要政策方面的保护才行。

关于数据互联大家都会有一定的顾忌,比如我们在技术推广的时候,我们的客户一定会问:“我的数据为什么要交给你”、“我的数据安全吗”。我们需要做的就是让大家相信工业互联网平台、大数据中心对他们、对国家、对社会是有用的。在工业互联网行业,建立一个真正意义的信誉平台非常重要,特别在数据使用这块,一旦建立起真正的数据安全阀门、数据保护机制、具有公信力的数据平台,整个行业都会飞速发展起来。

凤凰网广东:您觉得固高科技在这一轮“新基建”建设浪潮中具备哪些核心竞争优势?

吕恕:固高成立于1999年,目前已经服务国内近5000家客户,所以我们具备一定的行业先发优势。我们的基础平台可以有效延伸到不同产业,实现上下游全产业链的整合。还可以从应用需求端深度挖掘产业升级的刚性需求,特别是针对传统行业,如建筑、包装印刷、纺织、食品、农业等等。

另外,我们在全国范围内布局了6个研究院,经过多年的产品和技术培育,能够结合当地的产业特征、提取行业共性难点,把创新技术赋能其中。比如现在猪肉非常贵,除了疫情和猪瘟的影响,其养殖成本高也是一主要因素。其中养殖废水的处理也是一个问题,如果我们通过人工智能技术,将养猪过程信息化管理和智能环保工作结合起来,做一个全闭环的环保养殖生态结构,其成本就会大大降低。这个项目能落地实现的话,就是一个非常好的,针对传统行业的升级改造案例。

我们还有一个技术平台,是从技术和投资方深度整合的团队。他们专注于工业物联网云平台建设上,为用户提供应用端服务,目前已经累积了上千个应用场景。我认为这个团队,在“新基建”下会迎来一个很大的发力点。

凤凰网广东:未来固高科技将如何抓住“新基建”的机遇,去布局发展?

吕恕:“新基建”这个机会对我们而言非常重要,首先我们会充分发挥自身在行业垂直整合方面的优势和能力,提高集团、各地研究所和合作伙伴之间的联动效益,为传统行业赋予新的技术能量。

另一方面,我们要挖掘行业的新需求、新方向,比如建筑行业,其老龄化严重、工人越来越少,是“新基建”中非常需要被改造的一个行业。我们针对这个需求孵化各类建造机器人和智慧焊接机器人,推动中国建筑业智能化转型升级。

另外,我们会重点协助体系内客户,将技术和工艺数据整合成有用资源,来完善出一个工业互联网的数据平台。实际上,我们正在打造的就是面向工业体系的云服务平台。过去我们做了一个云端与边缘端结合的工具平台,让客户自己在上面开发自己装备和产线的应用。这些开发的应用会形成工业APP,在这个云平台上服务更广泛的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可以帮助他们用更低成本的方式获得工业互联网数据增值服务。固高也可以从细分领域挖掘更多的用户需求,通多平台的不断迭代获得更快的成长性。

【编辑】孙春雨

【校对】胡晓

【审核】张子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