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吴琦璇:童真的哲学审思
广东

人物专访|吴琦璇:童真的哲学审思

2021年01月11日 19:07:27
来源:凤凰网广东综合

2021年1月10日,广州市琶醍当代艺术中心观空间连续推出了两场关于艺术家吴琦璇的学术报告会:《玩乐时间——吴琦璇作品分享会》和《讲座:当代艺术里的儿童符号》,为潮流艺术爱好者与收藏家们提供了一个崭新的视角去观看和欣赏当代艺术,从而为艺术品的收藏与投资建立了基础的知识架构。吴琦璇是童真题材美学的研究者也是实践者,为了更深入的了解到艺术家的创作思路。1月10日下午2点,记者李建在观空间艺术中心对艺术家吴琦璇就“童真的哲学审思”进行了一次专访。

专访艺术家吴琦璇代表作品中的《哑戏》、《家园》、《星尘》、《I Have A Dream》等都是童真题材的作品,她的创作形式包括绘画、雕塑、装置艺术、艺术首饰设计。对于这个童真题材美学的童稚艺术家,她本人又是如何创作的呢,让我们一起走进这位青年艺术家背后的故事。

记者:你作品的类型非常丰富,有雕塑、装置和首饰,是什么让你产生这些跨界的创造力?

吴琦璇:本科的时候学习雕塑,因为画画久了,喜欢立体思维的东西。渐渐地在做雕塑的过程中,我发现人体有两种结构,一种是生理结构,一种是心理结构,而我更加好奇心理结构,于是我开始做从人体中生长出来的雕塑,慢慢地就变成了我现在的艺术首饰,对我而言,首饰就是人体自身结构的延生,像头发和指甲一样,会生长会剥落。

记者:为什么你的作品取名为《哑戏》?

吴琦璇:因为我非常喜欢日本的哑剧,哑剧令人着迷的地方在于,一个人能够利用肢体语言,在沉默中完成所有动作和表演,人与舞台、所有的空间和氛围融为一体,有层次地把思想内容传达给观者。相对于言辞,我更喜欢用作品去表达自我,艺术即是我上演“哑戏”的舞台。

哑戏 吴琦璇供图

哑戏 吴琦璇供图

记者:《哑戏·非视觉性项链》有很明确的玩具符号,是否与你所说的儿童题材相关?

吴琦璇:是的,我喜欢玩具,尤其是古董玩具,他们像是一个个有故事的老小孩,总觉得有他们在我就不孤单,所以我也乐于给自己做玩具,从自身身体长出来的首饰如果也能跟自己玩,那将是最好的一件玩具,于是诞生了这件火车项链,无论真理的声音多么响亮,而我听见的始终是童年时代的火车呼呼声。

哑戏•非视觉性项链 吴琦璇供图

哑戏•非视觉性项链 吴琦璇供图

记者:《哑戏·非意向性戒指》系列很有种你所描诉的身体小雕塑的感觉,它的创作起源是什么?

吴琦璇:法国作家安托万·德·圣·埃克苏佩里的《小王子》,他的故事像种子一样播种在我的脑海里,我每天细心呵护,终于它长出来了,就是这非意向性的系列戒指,他还会继续生长。每一件戒指都是王子星球里的一个符号,比如点灯人,当他点亮路灯的时候,就好像又诞生了一颗星星或者一朵花。当他熄灭路灯的时候,星星或者花就睡觉了。

哑戏·非意向性戒指 吴琦璇供图

哑戏·非意向性戒指 吴琦璇供图

记者:《星尘》是否也是来自于你所说的王子的星球?

吴琦璇:是的,在本科时代我就一直尝试做星星元素相关的创作,于是每天都会收集一点跟行星相关的东西,项链中蓝色的石头来自敦煌的玫瑰石,它让我想起小王子的玫瑰花,他说:“如果你爱上某棵星星上的一朵花,夜晚仰望天空就变成了一件很美好的事。”人们拥有星星的方式各不相同,我以项链的方式去记录行星运行的轨迹。

星尘 吴琦璇供图

星尘 吴琦璇供图

记者:你当时创作这系列作品想表达些什么呢?

吴琦璇:诚实的去努力,发掘一个素面朝天的自己。

记者:在创作的过程中有出现过什么困难吗?

吴琦璇:困难是有的,比如运用到重型机器的时候,作为女孩子会有些吃力,但是感谢这些经历,它在我心间慢慢培养出一个汉子。记得以前还在雕塑系时,有位老师和我说过:“如果你要继续走艺术这条路,你必须比男孩子还要更努力!”至此,便结下了一颗翡冷翠的心。

记者:你最喜欢的当代艺术家是谁?

吴琦璇:Jeff Koons,非常简单的原因,他的气球狗就是我小时候在公园里追逐着要拥有的客体,曾经带给我欢乐的视觉记忆被他放大了之后一样产生了大欢乐,他的很多作品造型都来源于经典的迪士尼动画片,作为电视机前成长的一代,这种对图像的集体记忆,审美经验早已出现在了我对作品重大意义的解读之前,这种快乐的理解是具有认知性的。

气球狗 杰夫·昆斯

气球狗 杰夫·昆斯

记者:你对童稚艺术家的这个称呼认同吗?对于童真题材创作最后有什么想说的?

吴琦璇:认同,因为我的创作来源就是各种童年记忆的拼凑。当代艺术创作中的“童趣”理念,也就是“思想共同体”,它能唤起人们对童年时期的记忆,每个时期成长起来的人都会有相同的记忆点,这就是童稚创作的意义。

采访结束后,记者李建这样说到,通过这次艺术专访对吴琦璇的分享与讲解,像是递给了我们一个神秘的眼睛,戴上它让我们发现了当代艺术里的秘密花园,仿佛世界依旧像我们小时候看到的那样,光怪陆离、神秘浪漫,充满了各种精彩的可能。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颗童稚之心,而艺术家却用作品的方式表达出了“思想共同体”,这也许就是吴琦璇有别于其它青年艺术的创作模式。在众多的艺术创作风格中,“童稚”题材创作将对当代艺术创作有方向性的参考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