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功夫深处渐天然——吴渭阳其人其艺印象


来源:凤凰网广东综合

在四十多载的陶艺生涯中,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吴渭阳先生以自己的才情、韧性与心血,演绎出令人瞩目的“釉·彩·火结晶”。古人“十年磨一剑&rd

在四十多载的陶艺生涯中,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吴渭阳先生以自己的才情、韧性与心血,演绎出令人瞩目的“釉·彩·火结晶”。

古人“十年磨一剑”,吴渭阳近十余年“窑火凝珍”有二:其一,研制“曜变天目釉”;其二,创新“结晶釉彩画”。其耗时逾六年研制成功并申报国家技术专利的“曜变太阳花天目釉”瓷器,釉表莹润如玉,柔光溢彩;通体浮现一朵朵犹如花蕊的红色晶花,周围荡漾着一层层绚丽多彩的光晕,蔚为奇观。据史料记载,“曜变是宋代建盏之无上神品,世上罕见之物,值万匹绢”。其“神”在“入窑一色”,出窑五彩缤纷,堪称“神乎其神”,故为世所珍。然其施釉及窑烧技术已失传逾700年。吴渭阳的“曜变天目釉”,其结晶形成和分相呈色机理,以及烧成效果甚佳,晶花立体、丰满、鲜活,金晕重重,丰彩华丽,与南宋的“曜变天目釉”有异曲同工之美。其作为传统陶瓷经典、绝艺“浴火重生”之作,无疑具有相当的审美与收藏价值。

研制“曜变天目釉”属“起衰续绝”,首创结晶釉彩画洵“拓新立异”,后者具有另一种崭新的境界。宋代发端于江西景德镇的青花瓷,幽倩素雅,含蓄内敛,其蓝白色调,令人百看不厌,至今历数百年,魅力依然。如今,吴渭阳倾六载心血,“知难而进”,将陶瓷青花、五彩和国画艺术与结晶釉“合而为一”,奉给观者一种全新的视觉美感。其结晶釉下青花系列,摹宋元笔意,以轻淡青花画云山、烟林、雪景……亦朴亦妍的青花本真与“含英咀华”的结晶釉浑然一体,珠联璧合。画面为云、为雨、为雾,在似而不似之间,氤氲缥缈,有一种朦胧之美。

其青花山水或简约、率真,或清新、尔雅,既有元之质朴,又有明之纯净,具有疏朗、闲淡的水墨韵味。正如明·周晋《咏瓷花》词:“如轻云宿墨,似春葓泛幽,甚可夸……”其结晶釉下五彩《黛玉葬花》,以工笔线描淡彩,线条流畅、轻盈;画面大面积“留白”,颇具匠心;画中静穆宁寂的情调与林黛玉一身缟素、“春山横锁”悲愁伤感之神相印;加之错落有致的书法长题,构成优美的节奏与韵律;自然飘洒的晶花,如落英纷飞,营造出暮春“花谢花飞花满天”的意境,妙不可言。其结晶釉·青花水族《欲趁激流入海中》,鱼群悠然自得,水草若隐若现,宛若激流的晶花浑然天成,人工、天工,两臻其美,令人耳目一新。

结晶釉彩画,比传统的彩瓷形式更讲究“技”与“艺”的分合效应。“艺”即彩绘形态,装饰意匠及文化内涵等;“技”则包含釉彩和窑烧等要素人工与天工的融合,以及烧成温度的精确掌控。吴渭阳的结晶釉彩画,具有独立、完整的艺术形态、个性风格及新的审美价值,其独特创意及其陶艺品类与美学的扩张与延伸,以及现代陶艺语境的探索,丰富与拓展了“瓷都”潮州艺术陶瓷的品种与技艺。

吴渭阳为人质朴诚恳,注重实干,属于那种“善学独思”、不事张扬的人。其倾情于结晶釉由来已久,并对结晶釉似乎有着天生的敏感。也许是前世的期许,或许是今生注定无法离弃的寄托,其在结晶釉中找到一种物质与精神的双重追求并为之痴迷。四十余载寒暑,其精注于斯,锲而不舍,“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笔者以为,手工创作的瓷器,除了多姿多彩及其人文内涵外,其原创性与独特性,及其艺术精神,弥足珍贵。

四十多年的深研厚积,数以千次的窑烧试验,以及多方面的修炼,时至今日,吴渭阳其“釉与火的造化”,已臻“炉火纯青”之境。近年,其《银装素裹》、《无暇》、《黛玉葬花》、《霸桥风雪》和《自游自在》等作品先后荣获省级和国家级金、银奖。

品吴渭阳的近作,进而了解其人其艺。我以为,吴渭阳大可以“只争朝夕”,但不必急于求成,也不需过份追求完美,应坚持那份“纯粹的天然”。有哲人说:“世上根本不存在完美的事物”。尤其是须经烈焰洗礼始成器的陶瓷,因为1300多度的高温,不知有多少偶然与意外在火中?相信假以时日,再假以“功夫”,吴渭阳先生的瓷艺必将与其人品、艺品一起升华,正所谓“功夫深处渐天然”。

作者:杨飞武

[责任编辑:孙鸣涧]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推荐

专题推介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