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涂鸦点亮羊城街头 市民呼吁关注广州街头艺术


来源:金羊网

涂鸦扮靓羊城街头,平添生活气息,专家称应予以保护“一个城市总要有一点涂鸦文化的角落”关注广州街头艺术在广州,说起街头艺术,就不能不提到涂鸦。在一些老城区,涂鸦不仅为老街巷平添许

涂鸦扮靓羊城街头,平添生活气息,专家称应予以保护

越秀区万福路上的广府文化涂鸦墙画反映广州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海珠区江南中路前桂大街的涂鸦墙。  

“一个城市总要有一点涂鸦文化的角落”

关注广州街头艺术

在广州,说起街头艺术,就不能不提到涂鸦。在一些老城区,涂鸦不仅为老街巷平添许多生活气息,在越秀区珠光街甚至成为社区文化节的一部分。有专家指出:“我觉得在一个城市里总要有一点涂鸦文化的角落。”

老城区越秀海珠都有涂鸦集中地

“为人民服务”搪瓷杯、喜羊羊和猪猪侠开show、木棉花在盛开、有亚运羊咩咩入樽……在越秀区黄花岗的沙井盖上、电路网线盖上,甚至电箱、电线杆上,可以看到这些涂鸦作品。短短几百米的路上,数十幅散发广州气息的创意涂鸦让人赏心悦目。

无独有偶,在越秀区白云街,电线杆、电灯柱、电箱上也有不少涂鸦作品,有的以蓝天、白云、飞机为主题,也有以羊蹄甲、海印桥、鲁迅故居白云楼、广九火车站等为内容的涂鸦之作,无不令人回味悠长。白云街道办工作人员表示,这些涂鸦是找广州美术学院的大学生志愿者过来创作的,将街道的历史文化元素融入了创作中。直观、生动、通俗的涂鸦艺术,受到了市民街坊的热捧,成了不少游客留影的打卡地。

广州城中有名的涂鸦地,还有海珠区江南西的涂鸦墙和附近的LOFT345涂鸦楼。在江南中路,新快报记者沿着海珠涌来到前桂大街,看到这里的涂鸦区长达二三十米,画有各种图案,有字有人物有卡通有花有树,有的清晰明了,有的隐晦莫名。与之相比,LOFT345涂鸦楼显得更加狂野、随性,只要是人手够得着的地方,都被画上了几层的涂鸦。据坊间传闻,这里的物业租赁要到期了,这个涂鸦区也可能随之消失。

珠光街涂鸦成社区文化节一部分

在越秀区万福路,新快报记者看到,一面约30平方米的涂鸦墙上画着这样的图案:上层是美丽的地球,地球的四周有巨大的鲸鱼、游动的水母、各种颜色的小鱼。守护着地球和海洋生物的是海上的帆船,它们迎着海浪前进。在海洋世界的底下,是昔日“老广们”的生活场景,阿叔沿街叫卖“鸡公榄”,时尚漂亮的“西关小姐”倚在窗边,英俊的“东山少爷”捧着一束玫瑰花向她求爱,手工艺人熟练地用一根麻线给客人拉面毛,还有满洲窗、广州方言“掂过碌蔗”……

这一生动的场景是越秀区珠光街与广州美院的一群大学生创作的。珠光街文化站负责人苏双双介绍,原来的涂鸦墙比较破旧,在征得相关住户同意后,街道与广州美院的志愿者团队合作,创作出现在的涂鸦墙。涂鸦墙的创作以“珠江之光,粤海扬帆”为主题,墙上的上半部分提倡环保,下半部分则是推广广府文化,天地人和,和谐共处。而且,这里已成为珠光璀璨社区文化节的一部分,珠光街辖内的历史文化也陆续变成涂鸦墙绘的内容,包括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中华全国总工会旧址、周恩来和邓颖超新婚时住过的文德楼等。

对于涂鸦,白领阿影说,其实这样可爱的街头文化,才让广州这个文化名城更具亲和力。街坊城哥则表示,可以在老城区推广,根据不同的地域特色,创作不同图案,让它们成为街头独特的风景。

英雄广场成街头运动旺地各类项目相安无事

年轻人在这边玩小轮单车,中老年人在那边跳广场舞

有音乐、有美术,广州的街头艺术还有体育运动,这不,小黄喜欢玩小轮单车的,每周末只要不用加班都会到英雄广场练车,滑板、单排轮、跑酷……英雄广场可以说是这一类运动爱好者的固定练习点。在周末,这里不仅有年轻人在练习,还有中老年人在打太极、跳广场舞,风格差异如此大的几项运动同处于一个公共空间内,从来没有发生过摩擦。

“大家都互相尊重,不会‘踩场’。”小黄告诉新快报记者,这是问题的关键。一直以来玩轮滑、小轮车的人主要在广场北部活动。对于小黄这些爱好者来说,那里是练习的好地方,至于喜欢看热闹的市民,这里算是免费观看表演的地方。

小黄说,英雄广场算是花式轮滑运动的旺地。“这个点已经有十几年历史了吧,基本上受到过什么干预。”小黄回忆称,广州的爱好者都知道在英雄广场可以玩此类运动项目,每到了训练的时间旁边还有不少观众,而且不会有管理人员来驱赶他们。“当然,我们也很自律,走的时候清走垃圾,不麻烦别人‘执手尾’。”小黄说。

小黄告诉新快报记者,英雄广场在这方面管理相对宽松,不过也有一些地方管得很严,比如花城广场,连自行车都不能骑进去,更不用说在广场上玩了。“我们理解,这是考虑到行人的安全问题,不过既然有那么大的活动空间,其实可以划出一些分区,这样就可以两全其美了。”小黄说。

声音

广州要给涂鸦适当空间

令城市文化更多元丰富

广东财经大学教授、广州都市文学与都市文化研究基地首席专家江冰表示,听说在广州的一块涂鸦区即将被拆除,深感惋惜。

江冰说,他到过世界上许多城市,访问过二十多所大学。“我发现在这些城市和大学里都有涂鸦文化存在,比如在纽约的地铁站,就有很长一条路上满是涂鸦。我觉得作为一种城市文化体验,涂鸦有独到之处”。

江冰说,一个城市的文化应该是多元的、丰富的,既有主流文化,也有相对边缘的亚文化。涂鸦艺术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出现的一种具有非主流性和青年气息的文化表现形式,有几分创新、几分叛逆、几分宣泄,“我觉得在一个城市里总要有一点涂鸦文化的角落”。

江冰认为,广州是融汇世界各种文化的一个“大场所”,也是外来文化进入中国内地的一个“大跳板”。因此,广州应给予涂鸦等非主流文化适当的空间,让它们发展。其实,它们会对主流文化进行某种良好的补充或者回归。 

[责任编辑:孙鸣涧]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推荐

专题推介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