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信息饱和的时代,如何才能增强“消化能力”?


来源:36氪

毫无疑问,信息技术在上个世纪取得了惊人的进步,过去的二三十年,这一发展速度尤为迅猛:数字时代给我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获取各种信息的途径。

信息饱和的时代,如何才能增强“消化能力”?

毫无疑问,信息技术在上个世纪取得了惊人的进步,过去的二三十年,这一发展速度尤为迅猛:数字时代给我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获取各种信息的途径。信息已经变得无所不在,对我们处理信息的方式有着广泛的影响——数量的剧增削弱了我们将数据转化为知识的能力,而这是一个需要在下个世纪找到答案的问题。

信息无所不在带来的后果不都是负面的。我写这篇文章并不是提倡回到信息时代以前,也不会推荐任何形式的原始主义。事实上,现代媒体(不仅仅是新闻媒体)的崛起以过去人们只能想象的方式支撑着我们的生活。当然,这并不需要向浏览手机或电脑屏幕上的人解释。但理解这些影响是很重要的,特别是对于我们这些使用像Medium这样的网站来参与信息市场的人来说。事实上,每个人都必须做好准备,尽可能地应对信息无处不在带来的有害影响,因为这些影响可能是灾难性的。

过去的人们创造技术来促进信息的流动,但未来的人们必须创造技术(或系统)来提高我们正确消化信息的能力——增加我们的消化时间,或者增强我们的消化能力。从这两个方面来看,增强我们吸收信息的能力将成为未来的重点。

清单体(listicle)和ppt的崛起

清单体可以算是增加人们消化信息的时间的巅峰了。我们不是通过减少其他活动来拨出时间,而是找到时间来建立简洁主义。本质上,清单体是用信息的质量换取信息的数量。

像Buzzfeed这样的网站鼓励了一种智力上的惰化:列表信息很容易消化,在我们这个信息饱和的时代,消化是关键。但是当消化前的信息开始排挤实体信息时,就成为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尽管这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ppt的迅速兴起与这个问题直接相关。领导者需要获取广泛的信息以做出决策。ppt(不管公有还是私有部门)的魅力在于,它是一种做简报的重要媒介——ppt演示的简便性使得它取代了更传统的信息共享来源,如实质性报告或扩展对话。即使是现在,只是交换ppt而不做任何简报也是很常见的。Ppt已经取代了报告和更实质性的沟通形式。

会议——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能够促进决策的唯一原因是,领导人已经见多识广了。他们已经积累了大量的经验——这样的经验不是通过ppt而是通过行动获得的。这种做法可以是更“实质性的”方法,也可以是“做”研究(通常指阅读和与专家交谈)。

没有什么比listicle更明显的了。对于一个有抱负的历史学家来说,读历史书中的一章比读历史清单体更能让他们获益,这应该是显而易见的。我不认为有谁怀疑过这个,但问题是很明显清单体掩盖了媒体的阴险传播。例如:你知道Business Insider网站上有一整个栏目专门讨论清单吗?我鼓励你去看看。毕竟除了被Buzzfeed等网站用于无聊的文章之外,清单体还有其他作用。

清单体和ppt的问题在于,它们代表了信息传播的前沿:我们在交换对更少信息的真正理解,以获得对更多信息的替代理解。虽然这不是目前的主要问题,但很容易向那个方向演变。防止这种情况发生的办法是找到更容易消化困难信息的办法,这需要我们自己做出改变,而不是改变信息。

信息饱和同化

来自信息的压力只会继续增加,因为数字时代对我们传播信息的方式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信息为了获取价值必须广泛传播。但这种传播“排挤”了其他信息——这(似乎)是我们这个时代注意力难以集中的原因。

事实上,由于信息过度饱,要消化这些信息几乎不可能。考虑到很多知识需要其他基础知识作为理解的先决条件(例如,大多数人不学代数就没法学微积分)。这使得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真正了解某一领域内的一切(或几乎所有事物)。

在信息饱和的世界中,信息被作为一种商品进行交易。24小时也好,写博客也罢,所有这些趋势都代表了信息的增长。举个例子来说,想想2016年大选期间,为了满足对“另类”新闻的巨大需求,各种不知名的假新闻网站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

这种趋势的产生是各种原因的叠加。市场要负一定的责任,但越来越多的信息也是脱不了干系。

尽管信息饱和背后的复杂原因可能会引起争论,但结果是显而易见的:作家和出版商被迫不断地出书,以保持其领域的相关性,例如,熟悉学术界的人可能听说过“不出版就出局”。事实上,这种思维模式遍及任何涉及信息生产或发布的行业。但花在出版上的时间越来越多,花在研究和理解上的时间就越来越少。结果就造成了这样的后果:随着信息量的增长——我们应该花更多时间去理解这些信息——我们被迫花时间增加自己的信息量来跟上信息的增长。

事实上,任何媒体作家都被建议每天发表文章。对于那些从事数字营销的人来说,Twitter、Facebook或任何形式的社交媒体推送更不能落下。

另一个例子可以在亚马逊上看到——2014年亚马逊31%的电子书是自行出版的(我丝毫不怀疑这些书有很多是假的)。统计数据也许不能说明什么,但它们的影响可以,我们正处在一个信息饱和的时代。

我们生产信息的能力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消化信息的能力——事实上我们不得不以质量换数量,甚至已经开始根据这一事实降低信息的表达,这同样是以牺牲理解的质量为代价的。

人类会在未来某些时候提高消化信息的能力,以跟上信息迅速扩张的步伐。过去我们主要是通过人际沟通来实现的——人类组织可以分解大量的信息。但总有一天,我们要么直接扩大个人消化这些信息的能力,要么把大部分的负担都推给更强大的东西(比如人工智能)。

[责任编辑:李悦]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推荐

专题推介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