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又一家豫章书院?特训学校体罚学员成日常,孩子每天做噩梦想自杀


来源:凤凰网广东综合

还记得,山东临沂网络成瘾戒治中心,用“电击疗法”戒“网瘾”吗?还记得,江西豫章书院,以“鞭子抽、关小黑屋”惩罚学生吗?这些打着“戒网瘾”等旗号的特训机构,频频引发舆论口诛笔伐,但即便如此,虐待儿童的痛心事还是一再上演

又一家豫章书院?特训学校体罚学员成日常,孩子每天做噩梦想自杀

还记得

山东临沂网络成瘾戒治中心

用“电击疗法”戒“网瘾”吗?

还记得

江西豫章书院

以“鞭子抽、关小黑屋”惩罚学生吗?

这些打着“戒网瘾”等旗号的特训机构

频频引发舆论口诛笔伐

但即便如此

虐待儿童的痛心事还是一再上演

微博认证:武汉市洪山区新长征心理咨询中心

今年3月31日,记者走访新长征,看到校区正在装修扩建,锦绣山庄门口曾悬挂的新长征牌子消失了,学校楼前的牌子仍在。一位闵姓老师告诉记者,目前暂停招生,预计5月底恢复。另一位在山庄工作的人士透露,学员在春节前都已被家长接走。

经记者多方确认,新长征已被一家叫湖北红心教育青少年成长特训营的机构收购,其创始人付德宝对此予以肯定。红心基地特训营主任袁晓峰告诉记者,他们主要是以“行为训练和体验式心理培训”解决青少年网瘾、厌学、叛逆、早恋等问题,在湖北省有8个基地,其中在武汉有3个,一直在开班。

这所位于武汉市江夏区五里界锦绣山庄内的青少年成长学校,自2009年来,接纳的学员最小10岁左右、最大的28岁。多名受访学员告知:与体罚同时存在的是思想控制,告密、举报之风盛行。

在武汉新长征艺术培训学校

有人曾经绝食抗议

有人曾经喝洗衣液“自杀”

还有人从二楼楼梯的栏杆上翻滚下去

......

“问题少年”并不新鲜

针对“问题少年”的机构屡见不鲜

但鲜少有人真正倾听少年们的心声

在青春叛逆的那几年

被扔进一个充斥恶意的陌生世界

他们究竟经历了怎样可怕的事?

进入新长征:深深的受骗感

少年们因为五花八门的“问题”被送进新长征。有的是厌学逃学,有的是早恋,有的纯粹就是“跟父母没话说”。让我们来看看这些把孩子送进新长征的奇葩理由:

网瘾

文清是在2016年7月2日被父母假借“看病”为由带到新长征的。刚进去,她便被教官从家长身边带走,“散散心”,其实就是在山庄里瞎转悠,回去时已不见父母踪影。而刚刚还笑脸盈盈的教官马上“变脸”:“你得待在这里,待多久看你的表现。”

至今文清也想不明白,父母为何要送她到新长征,自己不过是“喜欢和朋友出去玩,有时通宵上网而已”。出去后,文清当面质问原因,得到的答复是:“你要是听话我们会送你进去吗?”

大部分男生都是因为网瘾进来的。有个10岁男孩进来的时候口袋里装满游戏卡,天真地去找老师借手机打游戏。

跟父母吵架后去朋友家睡了一晚

韩笑雪2013年6月被送进来。据她告知,上初一时,有天她跟父母吵架后赌气去朋友家睡了一晚,家长以“转学”为由开车将她从孝感带到新长征。

2014年9月,从新长征出去半年多的韩笑雪,是被山东科技防卫专修学院的教官直接开车到她家、从她房间带走的,“从早上6点开到了晚上7点才到学校”。

韩笑雪刚记事起父母就离婚了,她跟着外婆长大,后来在父亲组建的新家庭住了几年,“没有一天像家的感觉”,又搬回去跟外婆住。正是在这期间,她接触了一些不好的人,开始“变坏”。

在电视上看到新长征的节目

来自鄂州的刘珺则是父母在电视上看到新长征的节目,觉得“在里面听听道理、做做游戏挺好,就当体验生活”。

怀疑孩子喜欢同性

有个女孩是因为父母怀疑她喜欢同性,被送了进来。

学会抽烟、迷上跳舞机

学会抽烟和迷上跳舞机后,赵小帅和父母的关系日趋紧张,有天早上他被母亲叫醒,看见母亲一直对着他笑,“眼里含泪的那种”,感到莫名其妙,接着他便被父母以到山庄游玩为由带到了新长征。

离家出走

离家出走一个星期的蓝琪,被母亲“以后再也不会那样”的承诺骗回家,一觉醒来,新长征的教官出现在她家里。

新长征实行军事化管理,女生宿舍的被子必须叠成“豆腐块”。

回想起进入新长征的过程

每位受访学员都有一种深深的受欺骗感

TA们说:

明白自己落入骗局的一刹那

“差不多就要崩溃了”

“对生活毫无希望”

有人抱着床杆哭了一整夜

有人被“一走进去就能感受到的压抑氛围”

吓得不敢吭声

还有人则在很短时间内明白了

这套父母与校方之间“成年人的规则”

开始装乖卖巧、讨好教官

目的是为了早日出去

一人犯错,全体受罚

新来者首先须上交全部个人物品,包括身上挂着的“传家宝”,接着换上新长征校服。当时文清被带到一间教室,“已经被一股受骗的气冲昏了头脑”,她拒绝换校服,大发脾气。教官过来抓她的头发,她拿起一块木板回击,打在教官的头部,“因为从来没有人这样对过我”。教官二话没说,一把扯住她头发,拽倒在地,指挥旁边几个女生将她的衣服撕掉,强行换上校服。

接下来3天,文清没有吃饭,喝了半瓶花露水,心想肯定会被送去医院洗胃,但结果没有,随之而来的是惩罚。教官把她带到3号楼2楼的活动室,拎来一桶纯净水摆在面前,叫一名学员把水倒进漱口杯,让文清当着所有女生的面,一杯接一杯把水喝光。

陈静是记者找到的在新长征时间最长的学员。她今年18岁,从2013年5月第一次进去,到2017年1月出来,先后3次,一共3年零5个月。

一个星期后剪头发,陈静进校时的黄头发、一边长一边短的刘海,都没了,变成“前面到眉毛、两侧到耳朵”的标准发型。有个女生,头发从3岁养到11岁,长到膝盖了,“咔嚓”被剪,当场就哭了。还有的女生半年不来月经都不能被送进医院。

在陈静这位老生眼里,新生文清的所作所为“很傻”。老生们早就见惯了。新人初来乍到,通常都要先闹几天,逃跑、绝食、喝花露水或洗发水、啃肥皂,一律受罚。

赵小帅来的第一天就没吃晚饭,当晚连拉3次紧急集合——都是深夜12点以后,哨子响起1分钟内所有人必须在大厅站好队。赵小帅被绑在床上,第3次集合才参加。教官让他把之前的深蹲都补上,一共300个。

在新长征,多数学员待半年左右,不断新老交替。学员们告诉记者:躁动期只在前3个月,后面会越待越老实,因为开始数着日子期盼出去。那些“不听话”的新生被视作害群之马,他们做错事所有人都会被牵连,“一人犯错,全体受罚”。

新生之间沟通是大忌,老师、教官和老生都会随时盯着他们。一般过3个月后,新生被当作老生看待;也有“冥顽不灵”者,半年多了还是“新生”。

扇巴掌、踢肚子、用鞋刷抽脸、被灌一整桶水......

韩笑雪至今难忘,山东科技防卫专修学院电击的惨叫声。那个女孩是“三进宫”,被送来时又哭又闹,“教官说‘你再喊一句’,那女生就喊了一声,教官抄起电棒就电她”。

新长征没有电击,但韩笑雪觉得新长征比山东那所学校更压抑,“不给尊严和人格”。2013年,她亲眼看见一个女孩被教官勒令把双手放进粪桶里,泡了近1分钟,只因为女孩在浇粪时露出“嫌弃”的表情。

在阴暗的走廊里,学员们常常见到一位20多岁的男学员,双手被捆绑,跪着一动不动。

在受访学员看来,体罚毫无来由。每位教官都有独特的惩罚方式:蔡英哲喜欢拳打脚踢;丁海涛喜欢扇巴掌;韩琼喜欢拿木凳往男生身上砸,对女生则踢肚子。那个被勒令把手放进粪桶的女孩,被同一位教官用鞋底打脸。

有人站着时冷不丁被教官绊到地上拳打脚踢,有人冬天被泼十几桶冷水,也有男生被几个人压在墙角劈叉。跑圈、冲刺、蛙跳更是司空见惯。一位学员慨叹:“最舒服的惩罚是在床上被绑成一个‘大’字三天三夜”。

那个逃跑三次、被打得最惨的女生,就是被吊在这棵树上灌水。

所有人都知道那个逃跑3次均未遂的女孩,因为她被罚得最惨。

她被要求围着操场跑200圈,跑不动了,教官过来用鞋刷抽她的脸。正在一旁刷鞋的女生记得,“最起码抽了三四十下”,鼻血用完一包纸也止不住。

接着是对待逃跑者的常规项目:灌水。她一只手被吊在树上,有人用漱口杯给她倒水,一杯接一杯,直到喝光一桶18.9升的纯净水。女孩被放下来后,躺在地上发抖——这是2014年3月,女生们坐在一旁的台阶上看着,男生在打篮球,偶尔有人瞥一眼。

唯一逃跑成功的那个女孩成了新长征的传奇。她是“五进宫”,对新长征了如指掌。有次她单独在2号楼打扫卫生,趁女老师洗澡时跑了。那是下雨天,她里面穿着便装,一边向山庄门口跑,一边脱校服,跑出去躲到附近一户人家,最后是朋友来接她离开。女孩生于1997年,逃跑是在2013年。

那晚,所有学员集体受罚。陈静回忆说,教官让他们坐到凌晨3点不准睡觉。从那以后,管制更严了。

逃跑在新长征时常上演,要么在2号楼和3号楼的铁门缝隙里,要么在洗衣液、花露水的泡沫中。实际上,它几乎每晚都出现在学员们的梦里。

有人想在跑步时从围墙边踩着树翻出去;有人想上文化课的时候借口说肚子疼上厕所跑出去;还有人趁罕有的外出机会勘测地形,发现“有部分栏杆很矮,外面是田野”,翻出去后能跑多远跑多远,看到车就拦车。但他们都不敢。

在新长征,逃跑失败带来的是最严厉的惩罚,而且必须所有人都在场,“就像看戏一样”。韩笑雪曾参与一次逃跑计划。6名女生把上铺支撑床板的铁抽出来,去撬女生校区的铁门,一天撬一点,撬了两夜,第三天不敢撬了,第四天就有人举报。

逃跑失败,几个人趴在大厅被教官用棍子打。当晚居然拉了55遍紧急集合,隔6分钟拉一次,从晚上11点多拉到次日早上约5点。每次教官还进屋检查,鞋子没摆好打一棍,蚊帐没弄好也打一棍。

接着是关禁闭。韩笑雪被关一周,最长的关了20多天,因为在禁闭室喝洗发水自杀。每次逃跑事件发生之后,伴随而来的是管制升级:策划逃跑的女生被从2号楼转移到更封闭的3号楼;晚上老师用柜子把门挡住,每人发一个盆,上厕所就用盆解决。

韩笑雪曾独自躲在厕所喝下半瓶花露水,但只是难受了一会儿,“和别人说就是自找苦吃”。

六个女生策划撬门逃跑,右边那扇木门外面还有两道铁门。

1999年生的赵小帅把食指的长指甲咬成锥形,划伤手腕,又将一块铁皮磨得锋利,在手臂割了140多刀,腿上还留下一个“井”字疤痕。后来,被绑在床上动弹不得,伤口简单用卫生纸清理了事。

女生们谈起这个自称会武功的男生都笑了——练过两年武术的他跑去跟教官单挑,被两名教官打趴在地,躺了两个月。

比割伤、流血更让赵小帅感到痛不欲生的却是数米——教官把黑米、白米放在一个脸盆里,搅拌,勒令赵小帅把它们分开,并数清楚黑米、白米有多少颗。晚上10点熄灯后,赵小帅蹲在走廊拣米,通宵数,持续了整整一周。

那段时间,晚上不能睡觉,白天罚练体能,赵小帅接近崩溃,“

我们再做错什么事,也绝对不应该被送到这种地方来啊!”

还有一种无声的反抗。

学员每周六申请添置日常用品。有个女生每次都买几大卷卫生纸和许多生活用品,用不完就堆在宿舍,“把新长征的仓库买空了,把爸爸买穷了,就可以回家了”。

在新长征,两位学员之间关系好的最高境界就是分享零食,因为零食太宝贵。不过,为了控制学员,老师和教官们会刻意挑拨学员关系。如若两位学员较为亲近,则会被勒令跑步,一个人跑,另一个人在后面踩前者的脚后跟。

“当其他人都在训练,你被老师叫出去办事,那个感觉很爽。”陈静说,除了物质,奖励也有精神层面的。

而互相举报,最易获得奖励。

从新长征出来后,每天做噩梦,想自杀

离开新长征的第一夜,赵小帅记起之前被学校收缴的书包里还有20元,他想也不想就去买了一包烟抽。

“其实就是强行控制出一个乖孩子。”陈静说。在新长征长达3年多的她,现在不再控诉对学校的不满,而是把愤怒矛头直指家长,“基本与爸爸隔绝了,老死不相往来”。

“刚出来的时候细声细气跟爸妈说话,不敢反抗,后来是压抑不住的愤怒,跟我爸拳打脚踢,用脏话骂他。”赵小帅说,从新长征出来第一周,他被检查出患有中度抑郁症、轻度焦虑伴随狂躁症,每天做噩梦,想自杀,“我爸妈常常半夜来我房间试探我还有没有呼吸”。

大多数学员一离开新长征就“翻脸”。蓝琪刚出来后曾向父母如实介绍,得到的回应是“别人都很好,就你特殊”。

3月25日,记者在武汉一家咖啡馆见到韩笑雪。她戴着帽子,鸭舌压得很低。一起出现的是比她晚几个月进去的蓝琪。二人在新长征结识,当年都是13岁,都曾为长发被剪而痛惜。

聊起新长征,她们看起来很轻松。韩笑雪说起她有两次没听到哨子声而害得所有人被罚时,哈哈大笑。蓝琪说,现在已离开几年,心态不一样了,如果是刚出来时,会说得越严重越好,“满满的怨气,跟反社会那样”。

3月31日,赵小帅和陈静带着记者重回新长征。已离开近1年的赵小帅,仍担心再见新长征“会让自己受不了”,特意找了一位男同学陪同。

新长征所在的江夏区五里界镇锦绣山庄,是占地600多亩的度假休闲区,离市区近40公里。放到武汉市地图上来看,相当于“郊区的郊区”。那天,有大人小孩在玩户外游戏,一群大学生在烧烤露营。

赵小帅和陈静对这里的一切记忆犹新:哨响拉开一天序幕,6点起床,跑操、洗漱、整理内务,上午是队列,下午是体能训练,仅有不到10%的学员在家长坚持下上文化课,晚饭后所有人在活动室写日记,晚上10点熄灯。

所谓的心理治疗是“面子功夫”。在新长征官网上的教授讲座、文艺活动,好几个月才有一次,“学校趁这个机会疯狂拍照”。一位来开讲座的老师对学员说“你们快要放寒假了”,韩笑雪使劲憋着,不敢笑出声——新长征还有寒假?连春节都是在这里过。

新长征的学费是半年3万元。学员们不能出去购物,只能向老师申请。“比外面卖的贵很多倍”,陈静说,最离谱的是有位学员曾用50元买了一个梨。

新长征规定进去两个半月后才能见家长。蓝琪趁教官不在,偷偷对母亲说:“这里每天都打人,赶紧把我接出去。”母亲不信:“看你平时照片挺开心的。”家长们不知道,照片是精心挑选的“开心时刻”,信是经过老师审核之后才寄出的。

在外界看来,被送进新长征的孩子是莫名其妙消失的。那个被罚得最惨的女孩跟赵小帅家离得很近,“初中她就不见了,不知道她去了哪”。直到2017年,赵小帅被学校叫去撕学员档案,他突然看到那个女孩的名字,再看家庭地址,确认无疑。档案上写着女孩的父亲认为她有“自杀、自残行为和心理疾病”。赵小帅出来后特地去找了那个女孩,女孩对其父亲说辞矢口否认,她已在认真备战高考。

离开新长征后继续学业的并不多。韩笑雪自初一起,先后被送进“特训”机构两次,“再也没有完整上过学”。

受访学员都说,他们不曾见过一个人因为进入新长征而变成“好孩子”。很多人会变本加厉地玩,少数人的改变则是随着年龄增长自然而然地对那些玩法失去了兴趣。

少年们与父母意志的反抗依然在继续,只是用了更含蓄的方式:赵小帅为了抵制当兵,偷偷在左手臂刺青;文清一人从家跑到武汉工作;蓝琪正在申请一所美国高校。

当然,也有父母对孩子表达过歉意。他们后悔在不了解新长征实际情况之下就把孩子送进去。

蓝琪觉得与5年前把她送进新长征时相比,父母的“意识形态”并没有变化,“始终觉得我达不到他们的期望”。现在母亲很少跟她讲话,父亲总是“上帝视角”地教育她,讲一些空泛道理,“没有冲突,也没有理解”。

赵小帅如今看起来很瘦。在新长征的半年里,他的体重曾经从96斤飙升至134斤,“每个人都会变胖、变黑”。

文清还记得她第二次从新长征出来,去朋友家玩,朋友竟没有认出她。当她自报名字时,朋友哭了,“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比起身体的折磨,写小纸条更让学员们感到恐怖:“动不动就让我们搬个小板凳,写最近听到的看到的所有”;“纯粹为了制造诡异和压抑的气氛”。

3月31日下午2点,太阳照在新长征的操场上。 “再有5分钟该起床训练了。”赵小帅对着空荡荡的操场自言自语。

3号楼前挺立着一棵树。他突然驻足说,这叫“过年树”,过年时树上的叶子全部掉光,开春了才长嫩叶。

对这些少年而言,新长征就像青春记忆里的一道疤痕,只能等待自愈。

当年离开新长征,蓝琪偷偷将一位好友写给她的一封信夹在内衣里带了出来。那位好友曾在她受罚时抱过她一下。信里的话,蓝琪至今还记得:“如果说世界是太阳照得到那一面,新长征就是太阳照不到的那一面。现在,你自由了,忘了这里,去看美丽的风景。”

孩子变得听话就叫“矫正成功”?

“看了你转发关于新长征学校的文章,心情很沉重,爸妈当年的方式也许不对,但那时的我们真的没有更好的办法……希望你好好听话,不要再想之前的事,人生还很长,爸妈只有你一个女儿,我们真的非常爱你。”

4月7日晚,文清的父亲发给她一条长长的消息。

这是极少的愿意正面回应的家长。

回访时记者了解到,家长们态度不一,有的只是简单对孩子说“希望你放下过去”,有的索性不愿提及。

事实上,在明知这所特训学校存在体罚和人格侮辱行为的前提下,许多家长仍旧坚持把孩子送进去。因此,不少学员都至少是“二进宫”。

在自我意识正在形成、发展的青春期,打着“青少年行为矫正”旗号的特训学校让这些所谓的“问题少年”提早见到了世界的残酷一面。

有网友说,杨永信就一个人,而临沂网络成瘾戒治中心的学员那么多,为什么任其电击却不反抗?

同样,在新长征,教官和老师加起来最多十来位,过年时只有两位老师,但依然无人敢反抗。

我的受访者都告诉我,真正的可怕并非电击和体罚,而是维持其“统治”的那套秩序。

人群聚集的地方总会有规则和秩序。新长征有一种特殊到诡异的“层次感”:学员被分为新生和老生,老生中有那么一两位是“受宠者”,享受跟老师“出公差”的待遇;流动颇为频繁的老师和教官们,由一位中年妇女管理,而这位妇女年仅5岁左右的儿子,只要每次出现在学校,老师们都会陪他吃饭、喂他零食,这位妇女还会让小男孩到女生学员中挑两个陪他玩耍……

我的同事采访过杨永信的临沂网络成瘾戒治中心,当时他被一群家长团团围住,被要求删除照片。同事不可置信地问家长们:孩子就这么不可救药,一定要送来这里?一位父亲反反复复地叹气,能做的、能想到的,我们都尝试了。那些家长更愿意谈“治愈率”,他们还能举出很多真名实姓的“矫正成功”例子。

何谓“治愈”或“矫正成功”?答案很简单:孩子变得听话了。恰如文清的父亲当晚发给她的那条长长的消息,在表达歉意的同时,也不忘提及“希望你好好听话”。

把孩子当作“问题”来看待的家长

直面孩子的问题,而不是把孩子本身当作“问题”来看待——这些家长对此显然没有足够认识。

然而,所谓的“矫正”往往并不成功。

从新长征出来后,学员与家长的关系并没有得到改善。陈静决定与父亲“老死不相往来”;赵小帅对父亲“拳打脚踢,用脏话骂他”;2000年出生的文清如今一个人从老家黄冈到武汉做生意,有时候半夜起来处理文件,她总在想,绝大多数同龄人尚在父母的呵护下读书,而初三就被送入新长征的自己却独自经历了那么多……

就在文清的父亲发给她那条长长的致歉消息时,她的母亲给她打了一笔钱。“我妈让我不要资金都放在开店上,用完了就说,要买什么就买。”这已经是文清眼中,母亲的温暖表达。

他们羡慕那些看起来单纯快乐的同龄人,“家庭条件中等的,父母关系很健康,孩子从小被呵护得特别好”。

那种感觉,就像一个没有零食吃的孩子,看见小伙伴乐滋滋地含着棒棒糖。

应采访对象要求,韩笑雪、蓝琪、陈静、文清、赵小帅系化名

来源:上观新闻

[责任编辑:杨靓]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推荐

凤凰网广东 影响广东的力量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