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香港地方志难产 编修捱足11年“一卷未出版”


来源:大公网

香港地方志难产 编修捱足11年“一卷未出版”盛世修志,政府有责,但回归二十年来,香港连一本关于自己“根从何来”的地方志都欠奉。这个应由政府牵头的文化工程

香港地方志难产 编修捱足11年“一卷未出版”

盛世修志,政府有责,但回归二十年来,香港连一本关于自己“根从何来”的地方志都欠奉。这个应由政府牵头的文化工程,至今只有几名民间学者默默耕耘,成效不彰。十一年前,由民间主导的《香港地方志》工程宣布启动,原计划用六年时间编成55卷、共一千万字的《香港通志》,结果至今一卷也未出版,当初预算需要的二亿五千万元资金也无着落。香港地方志“难产”,香港教育大学副校长吕大乐十年前已表明政府不可置身事外。中国社会科学院香港史专家张俊义指出,这项庞大的文化工程,“没有特区政府的支持是难以想像的。”

内地沿用的是传统官方修志做法,《地方志工作条例》明确规定:“以县级以上行政区域名称冠名的地方志书、地方综合年鉴,分别由本级人民政府负责地方志工作的机构组织编纂,其他组织和个人不得编纂。”香港现时是民间修志模式,在落实资金、资料和人才方面困难重重。

九七回归时,歷史学者等有识之士已提出香港要修地方志。2006年岭南大学成立“香港与华南歷史研究部”推动编修香港地方志,任命歷史系学者刘智鹏和内地香港史专家刘蜀永,分别担任香港地方志办公室正副主任,计划用六年时间编成55卷、十册、共一千万字的《香港通志》。十一年过去,香港志计划编修的地理志、政治志和社会志等仍是空中楼阁,二亿五千万元的资金远未到位。

工程庞大政府资源不可缺

刘智鹏慨嘆,十多年来不断“沿门托钵”请求各方捐助,政府从来没有实质支持。据了解,有识之士在回归之初曾向政府高层呈上《宁波通志》以供参考,得到的答案是“好、好”,后来不了了之。之后政府换届,对于修志一事,当局同意以“政府支持,社会参与,学者主修”的模式,但表明政府不能提供资金。现时新一届政府上场,决策者的态度将是修志能否继续、能否加速的关键。

吕大乐2007年2月出席《香港地方志》工程启动礼,同年8月撰写文章《编修地方志政府不可置身事外》,重申“编修地方志工程庞大,需要在经费上的支持,必须由政府协助资源上的动员,始能成事。”十一年过去,他不改支持修志的初衷,只是似乎“政府(对修志)无兴趣”。

认清歷史增对国家认同感

中国社会科学院香港史专家张俊义,对香港修志启动十多年而迟迟不能落实感到费解。他认为,对于香港地方志这样一项规模庞大的文化工程,没有特区政府的支持是难以想像的。特区政府可藉编纂香港地方志为契机,凝聚整个香港社会对自身歷史发展的共识,尤其是增强对国家的认同感。

扭曲歷史歪风猛吹修志有迫切性

图:刘智鹏慨嘆,十多年来不断“沿门托钵”请求各界捐助,政府从来没有实质支持

近日,反对派练乙铮在美国《纽约时报》撰文,公开否认香港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学者认为,这正反映修地方志比以前更有必要和迫切性,港人可透过客观史料,了解清楚香港与内地血脉相连的渊源。中国社科院香港史专家张俊义更指出,香港志可作为公务员培训的基本教材,为他们提供管治香港所需的参考数据。

教大副校长吕大乐表示,香港修志有助于系统地记录地方歷史、社会资料,亦可视为一项文化工程,探索文化歷史根源。“而同样重要的,是为社会人士提供一套了解香港社会、歷史、文化的工具书,提升解决各种问题的能力。”关注香港志的学者也说,修志有助加强对国家的认同感。

专家:可做公务员培训教材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中外关系史研究室主任和研究员张俊义向大公报记者指出,修志是香港社会的实际需要。“并非海峡两岸都在修志,港澳也要修志那么简单。”他指出,回归以后,香港社会政治争拗不断,歷史教育的缺失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不少香港市民,特别是年轻一代不了解香港的歷史文化根源,不了解香港与国家关系的歷史,在错综复杂的社会矛盾面前往往会迷失方向,成为社会不稳定的因素。”

“从认识自己生活的环境开始,从香港本地的歷史发展去认识与国家的关系,更容易让香港青年理解和接受。地方志是认识国家歷史和民族文化很好的一个平台。”张俊义补充,香港地方志还可以作为公务员培训的基本教材,为他们提供管治香港所需的参考数据,使他们能够从歷史和全局的视角,处理香港的种种问题。

[责任编辑:刘丹妮]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推荐

专题推介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