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驴友从化探险连人带车坠崖 失联44小时终获救


来源:广州日报

广州日报讯(全媒体记者李贤)9月10日12时许,李先生和同伴在从化天堂顶终于获救,此时距离他们驾驶越野车坠落山崖与家人失联后,整整过去44个小时。“见到救援人员的那一刻,我整个人都瘫软了,根本没有想到还有人能找到我们。”李先生略显激动,他表示,在过去的44个小时里,他与同伴互相鼓励“不能死在这里”,最终等来了生命的奇迹。

驴友从化探险连人带车坠崖 失联44小时终获救

一名受伤驴友被抬上担架。

广州日报讯(全媒体记者李贤)9月10日12时许,李先生和同伴在从化天堂顶终于获救,此时距离他们驾驶越野车坠落山崖与家人失联后,整整过去44个小时。“见到救援人员的那一刻,我整个人都瘫软了,根本没有想到还有人能找到我们。”李先生略显激动,他表示,在过去的44个小时里,他与同伴互相鼓励“不能死在这里”,最终等来了生命的奇迹。

9月9日13时06分,两名驴友的家属向警方及佛山蓝天救援队求助称,8日16时,两名男子驾驶越野车在从化良口天堂顶失联。天堂顶海拔高达1210米,是广州地区最高峰。迅速集结的救援队一路搜索越野车的车胎痕迹,至10日2时03分,终于在一个呈90度的山崖下发现驴友摔变形的越野车,可惜车内无人。几经搜索,终于在11时57分发现两名受伤的驴友。

当事驴友李先生回忆,9月8日15时许,他驾驶越野车与同伴到天堂顶探路,19时许,在半山腰处一条路的转弯位,车子不慎摔下笔直的山崖,滚了五六十米,落在了一条小溪处。此时,他虽受伤但仍清醒,坐副驾驶的同伴已昏迷。司机努力叫醒同伴,两人当晚脱掉湿透的衣服在车顶过夜。次日一早,衣服未干,两人赤身爬山探路,沿着溪流翻越了五六座小山坡,没有食物只能喝溪水解渴。可惜到了傍晚仍找不到大路,只好折回一处山谷,互相依靠熬过一夜。半夜,二人被雷雨吵醒,6时重新出发冒雨上山,互相搀扶徒步6小时,直至中午,终于找到来时的大路。幸亏这时,两人被一直在搜索他们的救援人员发现了,最终获救。

救援

家属求救引来数十人营救

9月9日13时06分,两名驴友的家属向警方及佛山蓝天救援队求助称,8日16时,两名男子驾驶越野车在从化良口天堂顶失联。

当地派出所接警后,联合当地特警、消防员参与搜救。天堂顶地势险峻,普通车辆无法顺利登山。警方立即联系从化荔枝红车队和增城乐丰越野车队,多辆专业越野车紧急驰援。而收到消息的当地村民及从化区登山协会、徒步协会等人员,一同加入搜救队伍中。

与此同时,佛山蓝天救援队接到驴友家属求助后立即召集4名越野车队员,联系上参与救援的广州越野车队,协助警方上山进行救援。参加此次搜救的人员达到数十人。

救援队攀下山崖发现越野车

救援队员乘上专业的越野车,登上天堂顶展开搜索。直至10日2时许,救援人员终于发现了失踪越野车的车胎痕迹,此时距离家属发出求助已超过10个小时。

救援人员沿着车胎痕迹,一直往前走,最终发现在半山腰的一条路的转弯处,车轮印消失。而路旁的树木有折损的痕迹,路的一侧地势险要,几乎是垂直的悬崖。救援人员初步判定,越野车应该是在该处掉了下去。佛山蓝天救援队副队长无忌(化名)穿好防护装备、戴上应急灯,利用专业的攀爬绳索,顺着该峭壁慢慢攀下。15分钟后,他到达山崖底部,深度大概五十多米。山崖底部是一条小溪,而“半残”的越野车就躺在一米深的溪水里。无忌看到车子里面没有人,而车钥匙已被取走,车顶有擦过血的纸巾。“我判断他们已自行撤离,估计伤得不是很严重,当时稍稍放心。”无忌在附近大喊了十来分钟,“我们是救援队的——我们过来救你——”但四周没人应答。

3时30分许,无忌攀上山崖,此时天下起大雨,救援队员只好先行撤退下山。9时许,更多救援人员集结,这次召集11辆车15人,按此前的定位上山继续搜救。11时57分,在离事发地点2公里处,救援人员发现两名受伤的失联者。原来,两名驴友出事后,一直徒步爬山行走,最终找到一条大路。

13时28分许,救援人员将两名受伤的驴友安全移交给医护人员,紧急送往医院救治。

求生

坠崖受伤

车辆翻滚十几次落水后一人昏迷

意外坠崖,然后失联,这44个小时里,两名驴友经历了什么?昨日,记者联系到当事人李先生,他正是失联越野车的驾驶人,此时他正在医院治疗休养。

李先生告诉记者,他与同伴都是从化本地人,他们都是越野探险爱好者,此前也去过省内其他地方探险。8日15时许,李先生与同伴驾驶刚买不到一年的二手越野车,登上良口镇天堂顶。“想进去看看是什么情况,想着转一圈就出来,所以没带装备。”

19时许,李先生驾车来到半山腰,在一条地势较平坦的路上,该条路有一个转弯。因天黑看不清路,李先生错把转弯当直路,以车速每小时20公里往前开,当他反应过来踩刹车时已来不及,车子掉下路旁的山崖,有五六十米深。

“一掉下去,车就不停翻滚,翻了十几次才停下来。我紧紧抓住方向盘,以为自己要完蛋了。“李先生回忆,车子一开始翻滚时卡到树木,滚得不快,随后越滚越快。好不容易等到车子停下,李先生很清醒,而副驾驶座位上的同伴就昏迷了。李先生发现自己的肋骨疼得要命,头皮也破损了,他拼命地深呼吸三分钟让自己慢慢缓过来,然后解开同伴的安全带,试图把对方弄醒。此时溪水已淹没到了座位。李先生用力掐同伴的人中,拍打他的心脏,使劲摇晃他。幸好,5分钟后同伴有意识了,但他一点力气都没有。“我不停地鼓励他,振作精神,不能放弃。”李先生说,“大约过了10分钟,同伴恢复一点体力,我爬到副驾驶开门。门只能半开,我慢慢将他推了出去。我们站在溪水里,水没到腰间。”

被困守夜

四周峭壁没有出路

轮流值守车顶过夜

李先生叫醒同伴后,发现车子没有下陷,于是两人踩着车顶,寻找一个高的立足点。想起打手机求救时,才发现手机泡水后无法正常使用。20时30分,两人打开手电筒查看有无出路,但发现四周都是峭壁。

半小时后,他们发现水位没涨,便决定留在车顶过夜,轮流观察水位。“一人休息时一人观察,大概2小时一个间隔。”李先生说。因担心同伴受伤较严重,睡下去后昏迷不醒,李先生每隔一小时叫醒同伴一次,确认他是否清醒。就这样,两人互相值守,坚持到天亮。

跋涉获救

没食物以水充饥

裸体翻山寻出路

9日天亮后,两人醒来,因为衣服在坠崖掉进溪水里湿透了,他们只好脱掉衣服赤身裸体找出路。“我们沿着流水的方向走,一个白天翻了四五座山,走了约5公里的山路,仍找不到路。我们没有食物,连塑料瓶都没有,幸亏沿着溪流,还能喝水解渴。”傍晚,他们又回到山谷,找了一个地势较平坦的地方过夜。喝足水后,两人便靠在一起睡。

10日凌晨,一场雷雨持续了两三个小时。6时,他们看到溪水涨得厉害,两人决定冒雨上山。9时左右,他们终于上到山顶,休息十几分钟,继续找路。“我们彼此搀扶一起走,9时走到12时,从龙门走到从化地界,大概走了十来公里。”李先生说,他们终于找到一条大路,然后被救援队发现。他们万万没想到,感觉自己翻山越岭负伤跋涉了十几公里,其实获救的地方离事发的悬崖底仅2公里。

患难与共

互相激励对方

不能死在这里

“我的左手左脚几乎没有力气。左手手掌肿了,后来发现骨裂,右侧肋骨断了,左脚大腿根部韧带受损厉害,抬不起脚。”李先生忍痛翻山越岭,他的同伴主要是颈椎有挫伤和肩胛骨受伤。

“后来救援人员找到我们,我的身体顿时瘫软下来。”李先生说,“获救前一直是紧绷的状态,用意志硬扛,这大概就是求生的欲望吧。”整个过程中,两人一直激励对方,“不能死在这里”。

“我们感觉自己非常幸运,非常感谢这么多救援队员的帮助。”李先生说,他伤愈后,也考虑学习专业救援知识,以帮助有需要的人。

提醒:

探险要带齐装备

并提前告知亲友

驾驶越野车翻下五六十米深的山崖,两名驴友最终只受了轻伤,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李先生回忆,他们一直系好安全带,翻车时,他紧紧抓住方向盘,副驾驶座上的同伴也牢牢抓住了把手。“如果他们当时没有做这些动作,极有可能被甩出车外,或在车内翻滚,后果不堪设想。”拥有十多年越野穿越经验的佛山蓝天救援队副队长无忌说。

他表示,像天堂顶这么险峻的地势,必须有熟练越野经验的人才能上去,且对驾车技术要求比较高。发生事故后必须冷静,积极寻求出路,但不能盲目走,要晚上休息白天走。“因为晚上看不清路,易发生次生事故。天亮后,通过看太阳升起的方向,可以确定方向。”无忌说。

此外,探险时一定要带齐装备,包括食物、水、通信工具(比如卫星电话)、指南针等,而且出发前一定要告诉亲戚朋友。

[责任编辑:杨靓]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推荐

凤凰网广东 影响广东的力量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