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青春胜似战旗红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青春胜似战旗红——第71集团军某特战旅“红三连”纪实特战兵在滑降训练中凌空一跃。宋湘武/摄“红三连”党支部官兵宣誓,锻造

原标题:青春胜似战旗红——第71集团军某特战旅“红三连”纪实

特战兵在滑降训练中凌空一跃。宋湘武/摄

“红三连”党支部官兵宣誓,锻造强军征程上的钢铁堡垒。宋湘武/摄

特战兵在训练中完成模拟任务。陆超/摄

江西姑娘黄安琪在训练馆重复着新学的跆拳道动作,她望着墙上吴静钰的大照片,梦想自己有一天也能站上奥运赛场;

温州的谷宏磊在晨光中练声,这个学播音的男孩儿准备在假期找一份配音的兼职,赚点零用钱;

四川阿坝的藏族青年泽朗多基收拾完屋子,在藏乡村寨里度过如常的一天……

入伍前,这几个来自祖国各地的年轻人行进在各自的成长轨道上,不曾想某一天,他们的人生轨迹悄然聚拢,从天南海北汇集到一个名叫“红三连”的集体中。

几个人的生命从此有了交集:练兵场上,拉练途中,他们一起挥汗如雨,闻令而动,以战友相称,书写起自己的“红三连”青春……

第71集团军某特战旅“红三连”诞生于1927年11月的“黄麻起义”,在350多次的战火淬炼中,走出了王树声、李德生、许世友等30位共和国将军和一大批功臣模范,也形成了“铁心跟党走,一步不掉队”的“草地党支部”精神。

“这是一支有着优良传统的连队,传承着‘红三连’特有的气质。”刚刚调来“红三连”两个月,连长李玉波深有体会地说。

别样青春:“特种兵就是特别有种的兵”

1995年出生的黄安琪说自己从小就“不爱红装爱武装”。

眼前这个穿着迷彩服、声音爽朗的女孩儿在入伍前是一名练跆拳道的体育生,世界冠军吴静钰一直是她心中的榜样。

直到现在,黄安琪都清楚地记得在江西省重竞技运动管理中心训练时规律的生活作息:6点体能训练,7点20分开饭,8点10分训练,11点30分结束,14点30分训练……

每天重复性的训练并没有让黄安琪感到无聊,现在回过头来看,她感觉那段日子“像是给以后当特战兵的训练做铺垫”。

一次偶然的机会,黄安琪看了一部名叫《麻辣女兵》的连续剧,女主人公邂逅军旅,从一名叛逆少女成长为优秀士兵的故事深深地打动了她。

“去当兵”成为了那时一直萦绕在黄安琪心中的念想。而最终,这个念想在2013年9月实现了。

当时,招兵干部问她“当什么兵种”,这个对军营没有什么概念的姑娘居然毫不犹豫地说出了“特种兵”3个字。

“感觉当特种兵很酷!”黄安琪笑着说。

刚入伍时,黄安琪所在的集团军没有特战女兵,她每天只是进行例行的训练。“后来接到通知,上面要从新入伍的女兵里挑人进特战班,我一下子觉得机会来了。”

然而,名额只有1个,黄安琪需要打败参加选拔的另外89个女兵,才能进入特战班!

体能3公里、100米跑、仰卧起坐、战术测验,这些在最初3个月训练中每天重复的内容成为了最终的考核课目,也成为了黄安琪脱颖而出的跳板。

她凭借优异的成绩拔得头筹,2013年12月5日,被选入三连。“这个日子,我记得比生日还清楚。”她笃定地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一瞬间,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来到三连后,连熟悉新环境的工夫都没有,黄安琪就开始特战训练。每周一次20公里拉练,每月两次50公里拉练,成为了特战三连迎接这位优秀女兵的“见面礼”。

黄安琪这才意识到,自己离一个特战女兵还差得很远。

2014年1月11日,一场三天两夜100公里的拉练大考摆在了黄安琪面前。“这次拉练全旅都要参加,班长告诉我们要全副武装上阵。”

等到4枚手榴弹、4个步枪弹夹、1把手枪、1把步枪、子弹袋、防毒面具和战术背包全部上身,黄安琪才体会到“全副武装”的含义。

“累傻了!”黄安琪无奈地摇着头,“以前练跆拳道,我们也进行体能训练,但你可以轻装上阵,能不带的都不带。但特战连里的体能训练完全是倒过来的,能带的都要带上,就是要训练你负重奔袭的能力。”

那次拉练,黄安琪忘记是怎么熬过来的。她只记得班长不让她停住脚步,实在不行了,闭着眼睛也得硬撑;看她落后了,班长就下命令让她到队伍前面领跑。

“我不能拖女兵的后腿,不能输给男兵,不能给连队丢脸,我只有坚持。”黄安琪说。

她忘记了太阳从哪个山头升起,忘记了月光怎样给丛林染上无瑕的银白,她的眼中只有不停步的队伍,耳朵里只听见齐刷刷的脚步,嘴里满是汗水的咸……

“拉练结束后,大家比谁脚上的水泡最多,我又得了冠军,还被大家送了个外号叫‘泡中泡’。”黄安琪说。

打那以后,这样的日子成为黄安琪的日常,她习惯凌晨4点被叫醒拉练,习惯了听到50公里、100公里这样的字眼,习惯了脚上起水泡、脸上被晒出阳光的古铜、身上一成不变的军绿。

“连队里的人都说‘特种兵就是特别有种的兵’,那一次拉练结束后我就下定决心,一个特种兵该做的我都要做到。”黄安琪的语气果断而沉着。

2014年7月参加反恐集训,2015年开始实战训练;高空跳伞、渗透、潜伏、侦察、破袭等一系列模拟任务一点一点将这个姑娘推向特战女兵的及格线。

2016年9月,黄安琪入伍后第一次休长假,3年未进家门,她却因为在“家里待不住”又提前归队。

“亲戚知道我休假,都来家里看我。大家对我说的最多的就是‘怎么黑了那么多’和‘你真的长大了’。”黄安琪说。

“尽管在连队里训练很辛苦,但是在家待了几天就想回来,感觉自己已经是‘红三连’的人了。”说到这里,黄安琪突然笑了,眼睛弯起来,像两座黛色的桥,一身戎装在阳光下显得英姿飒爽。

在三连找到归属感的不止黄安琪。

从叛逆的“杀马特”变成“军中霸王花”的三连女子特战班班长马严;靠着一块半压缩饼干和两升水,六天六夜穿越100多公里热带丛林的段康;参加委内瑞拉特种作战集训,出色完成崖壁跳水等上百个险难课目的连长李玉波……

这一个个名字像是“红三连”这本英雄册里的鲜活注脚,他们用钢铁意志与过硬本领诠释着在特战三连的别样青春。

红色基因:“铁心跟党走,一步不掉队”

“你把新战士的名字叫错了,这不应该。”

“你上次查铺的时候,手机没有调成静音,影响了大家休息。”

“你为了准备授课比赛,连续3天没有随队跟训。”

……

缪中完全没有想到,这些鸡毛蒜皮的琐事竟然成了自己参加民主生活会时落在别人手中的“把柄”。

2015年,缪中从机关调到三连任指导员,由于到连队的时间不长,他感到自己没什么需要检讨。

在民主生活会上,他轻描淡写地进行了自我批评,结果却遭到了支委们的“炮轰”。

“我感觉自己很委屈,刚到这里就被批,以后的工作怎么开展呢?”缪中告诉记者。

会议结束后,他翻看了以往的支部会议记录。缪中发现,三连历任的支部书记、副书记在民主生活会上常常挨批。

那次民主生活会后,缪中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对照支委们提出的意见,一条一条梳理反思,逐条制订整改措施,提交到党支部,得到大家认可后才算通过。

“在三连入党不易,做一名合格党员更难。”缪中告诉记者,“丈量党员的尺子要长一截。”

这样的严格始于三连对党的铁血忠诚。

“紧跟党的脚步,学好党的理论是三连党支部的优良传统。”旅政治工作部主任高涵告诉记者,“1935年,长征过草地时,三连副连长李玉胜在极度艰苦的情况下,主动将失散的28名伤病员收拢起来,成立了临时党支部,带领大家走出了草地,‘草地党支部’的名称由此而来。从那时起,‘铁心跟党走,一步不掉队’就成为三连的传统。”

而在新时期,三连党支部更加注重用党的创新理论武装官兵。

由于连队中70%的官兵都是成长于互联网时代的90后,“草地党支部”针对这一特点,搭建了“互联网+党建”的网络平台,在微信、QQ等社交平台上发起“微投票”“微讨论”“微调查”“微党课”等党建活动。

官兵通过“你问我答”的微信聊天方式学习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和章程,在微信公众号上学习党的最新政策和精神。

“以往,官兵家属对官兵在部队的生活只有通过书信和电话才能了解到。而在尝试‘互联网+党建’创新工作后,官兵可以向家人全面展示部队的生活。”缪中告诉记者。

据了解,党的十八大以来,三连党支部高擎思想建党、政治建军的光辉旗帜,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努力锻造铁心向党、攻坚克难的战斗堡垒,锤炼能打胜仗的特战尖兵。该党支部4次被表彰为全国全军“先进基层党组织”,7次被表彰为“军区先进基层党组织”,2016年被陆军表彰为“先进基层党组织”。

本报徐州7月16日电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苗晓雨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7年07月17日01 版)

[责任编辑:吴弋戈]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推荐

凤凰网广东 影响广东的力量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